国务院新闻办审批具备新闻登载业务资质的网站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1012006022
  首页 -> 正文


这里是“衡”水
——华北漏斗区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试点采访记

2017-07-12

  □本报记者 赵学儒 通讯员 高振龙 贾鹏飞

  这里是衡水。

  六月的华北平原,广袤无垠,热浪席卷。枯黄的麦茬子,翘首天穹。绿色土豆、花生秧子,匍匐大地。树阴下,渠水边,凉意似有似无。若不用先进仪器“窥探”,谁知道脚下是个“锅底”?!

  刚知道的人大吃一惊,前几年这里地下水埋深70米,需要打70米以上的井,才能抽出水来。更让人吃惊的是,河北景县刘智庙镇八里庄一带,深达120米。有人称,这是世界最大最深的漏斗区。

  还有人不仅知道,且清清楚楚、忧心忡忡。

  谢东德、谢占峰是河北冀州区门庄乡东堤北村村主任、会计,都是上世纪老人。62岁的谢占峰跟61岁的谢东德叫“爷爷”。几年前,爷孙俩来到地头,低低对话:“听说地下水不能复生,这样超采下去,将来咱的子孙喝什么?”“没有水了,哪还有子孙?!”

  更清清楚楚、忧心忡忡的,还有中央级别的领导。2014年,国家确定在河北开展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试点,仅衡水市投资就达76亿多元。水利、财政、农业、林业等部门联合发力,衡水打响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治水战役。

  几年过去了,试点成效如何?经验几许?

  衡水,一部水的变迁史 

  这里是衡水。

  查阅有关资料得知,“衡水”是河流的名字,是当时穿越今冀州区境内漳水段的别称,又名“横漳”或“衡漳”。因漳水从西南入境后,不是东流入海,而是折向北流,然后入海,于是古人把这段漳河水称为“衡水”。

  27日上午,请几位退休的水利职工座谈。他们说原来河路码头商贾云集,河中千帆竞发,船工号子嘹亮。摇一叶小舟,可从天津到衡水。可惜,此景远去,河已干枯。

  衡水,位于白洋淀上游、九河下梢,曾经河交织、水纵横。南运河、滏阳河、清凉江、索泸河、江江河自西南向东北,蜿蜒斜穿全境,滹沱河、潴龙河则由西向东横贯境北。老职工说,这里曾掘地出水,水横流。然而,已成追忆。

  叫“衡水”,水从来就没有“衡”过。

  衡水属黑龙港盐碱地区,有“近看水汪汪,远看白茫茫”之说。因处九河下梢,汛洪一泻而来,成一派汪洋,陆地可行船。资料记载,冀州是大禹治水始发地,但大禹未完全“疏通”水患,倒是毛泽东主席号召“一定要根治海河”,数万民工大会战,减少了衡水的灾害。至今,滹沱河北大堤和潴龙河千里堤,默守衡水、天津及雄安新区的安澜。

  然而,衡水人怕水多,又怕水少。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上游陆续建了东武仕、岳城、朱庄、岗南、黄壁庄、西大洋、横山岭、王快、临城等大型水库,中小型水库更多。这些水库充分发挥拦洪蓄水作用,也减少了对衡水的供给。

  那时,大小广播喇叭里、各种会场的上空,飘荡着粮食“过黄河跨长江”的声音,衡水开始打井浇地。“衡水地区打井指挥部”挂牌,掀起打井大会战。井越打越多,衡水突现7万多眼井;井越打越深,从几米、几十米打到几百米。 

  水,确是农业的命脉!

  “过黄河跨长江”,衡水的粮食产量标准分别是400斤、500斤,而现在无论小麦还是玉米,亩产都达到1200斤。7万多眼井,支撑近800万亩地,生产70余亿斤的粮食。作为国家粮食生产基地,地下水水位却大幅度下降。

  衡水市水务局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办公室负责人徐阳感叹:“那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水资源!”

  他提供数字:衡水多年平均年降雨量495毫米,年蒸发量却高达1557毫米;多年平均年水资源量6.13亿立方米,人均占有量只有148立方米,为河北省人均水平的48%,为全国人均水平的6.7%,为全球人均水平的2%。衡水,是严重的资源性、工程性缺水地区。

  他说:“衡水市多年平均年用水量15亿立方米以上,可供水量只有7亿多立方米,每年至少超采地下水8亿立方米。长期严重超采,形成面积4万平方公里、最深处120米的‘冀枣衡’漏斗区。地面沉降,水质恶化,地裂缝。”

  徐阳的父亲叫徐少钧,19岁进入衡水水务局,退休前是防汛抗旱办公室主任,抗旱的主要任务就是组织打井。至于经他手打了多少眼井,他自己也说不清。很有意义的是,父亲从前打井,儿子今天封井。徐阳要和他的同事,封掉8000多眼机井。

  其实,打井和封井,都是为一个“衡”字。

  “你问为什么实施压采工程?因为衡水的水资源供需已经失去了平衡,因为衡水的经济社会发展超过了水资源的承载能力。压采,势在必行,时不我待!”衡水市水务局张彦军局长说。

  “四替代”“五举措”破茧成蝶

  这里是衡水。

  党的十八大及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利好消息,通过电视、网络传到这里,他们感到“有河皆干、有水皆污”的状况将得到改变;

  2014年中央1号文件,明确写上了“开展华北地下水超采漏斗区综合治理”的文字,他们感到这种改变越来越近,一个采补平衡的用水系统将形成;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他们感到就是对这里说的。

  要强化地下水保护与超采区治理,逐步实现地下水采补平衡。衡水“锅底”问题将得到解决。

  河北省委决定,华北平原地下水超采问题,要用3至5年的时间解决。水利部、财政部、农业部、国土资源部、中国气象局等部委,先后派人来衡水考察……

  2014年10月,河北省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现场观摩调度会暨国家部级联席会在衡水召开……

  新中国成立以来,衡水最大的“馅饼”从天上“砸”了下来。

  三年压采项目投资76亿多元,这是前几十年全市农村水利投资的总和,一个经济总量倒数河北省前列的市区,还从未见过这么多银子。尤其是水务人,不知所措。资金怎样花?工程怎样布局?在水利人才奇缺、任务十分繁重、时间异常紧迫的情况下,怎样完成任务?

  当时,有人感慨:说是压采地下水,其实是压我们,踩我们。有压力才有动力,有困难才有办法,有教训才有经验,衡水水务人迎难而上,务实求真,大胆实践,这个“硬骨头”被他们啃了下来。

  在衡水市副市长办公室里,杨士坤说起“四替代”“五举措”,如数家珍。这是衡水市压采地下水的“顶层设计”,也是经实践证明的成功经验。“四替代”就是地表水替代地下水、外来水替代本地水,浅层水替代深层水,低耗水作物替代高耗水作物;“五举措”就是 “节、引、蓄、调、管”五措并举。

  “节”,就是“节水”。把节水放到优先位置,以提高水利用效率为核心,大力发展节水灌溉和农艺节水技术,实现从渠首到田间“一条龙”节水。

  在衡水,喷灌的龙头如天女散花,滴灌的水滴似无声细雨,滋润干渴的土地。而“一提一补”农业水价改革,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提”就是提高水价,“补”就是政府补贴。价格就是杠杆,“一提一补”“撬动”试点村节水率达21%,每亩年节水量可达40立方米。

  “引”就是“引水”。九河下梢,却少有来水,衡水情何以堪!他们把外流域调水作为最直接、最有效的手段,最大限度引用外来水。近三年,衡水市从南水北调中线,黄河,卫运河,岳城、岗南、黄壁庄等水库,引水10亿多立方米。

  从2014年至2016年,引外来水加之调结构、高效节水,衡水形成压采能力8亿多立方米。尽管按照总超采量11亿多立方米计算,仍有近3亿立方米的超采量,但项目区的群众已尝到了地表水灌溉水量大、灌水时间短、作物长势好的甜头。

  2016年6至7月,衡水湖喜迎黄河水,呈现历史同期最高水位。至今,湖水浩渺,荷花绽放,水鸟嬉戏。

  “蓄”就是“蓄水”。以构建平时储水、用时供水、涝时排畅、城乡一体、循环贯通水网体系为目标,着力建设调蓄工程。一些多年的河道“肠梗阻”被打通了,一些多年的“死塘”复活了,全市蓄水量达到2亿多立方米。

  “调”就是“调结构”。调整种植结构,压减高耗水小麦种植面积。衡水市每年调出小麦20亿斤,相当于每年从衡水调走4亿~5亿立方米淡水。压减小麦种植面积、扩大林业种植面积,是压采的有效措施之一。已经压减小麦种植面积157万亩次,扩大林业种植面积21万亩。

  “管”就是“管理”。落实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创新水利工程管理体制机制。他们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压采项目建管护工作,解决工程运行维护经费短缺,管理单位、人员及管理机构不健全问题,也值得一提。

  “衡”出秀美之水

  这里是衡水。

  河北津龙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在景县龙华镇贾吕村。

  贾连海是公司董事长、村党支部书记。他已在桥上等,要让我们看他的池塘。打开车门,一泓清水映入眼帘,像镜子一样清澈明净。天空的云、池边的树映入水中,不停地闪耀晃动。这样的池塘,他有10余个。我不由地默问:问君哪得清如许?

  贾连海介绍:“这水是从黄河引来的。如果没有黄河水,今年的夏粮恐怕就没有收成。”贾连海是全国粮食生产大户标兵,从农户中流转来2万多亩地,仅小麦就种了1万多亩,有机井47眼。目前,机井全部封闭,黄河水替代深井水,年节约电费200多万元。

  看过牛舍猪圈羊场及对虾养殖基地,贾连海带我们到另一池塘。他说:“池塘下边都埋了管子,他们之间是连通的。一共有200多亩。”目前,他有4300亩地告别深水井,使用外来水。如果按亩均节水40立方米算,这个流转大户一年约节水17万立方米。

  正是:为有源头活水来。

  谢东德、谢占峰爷孙俩,抖落了全村家底。全村7000多亩地,有71眼机井。目前,机井全都封起来了,封一眼井补助1000元;7000多亩地完成压采任务。

  压采前,往往是一眼深井,带两眼浅井浇地,叫“挂铃铛”,井水越出越少。老人诚惶诚恐:井越打越深,真的要打到“断子绝孙”?!压采后,从坦然的微笑中,能看到他们心里踏实许多。

  在衡水,贾连海、谢东德、谢占峰们见证了压采的成果。

  全社会节水意识进一步增强,生态文明、绿色发展理念深入人心。

  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试点成为“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具体行动,绿色崛起上升为衡水市全市战略;试点工作的开展,促进了全社会对水资源紧缺性的认识,因水制宜、因水定产、适水发展、节约用水观念得到强化。

  深层地下水超采势头得到遏制,水位相对提升。河北省水文局地下水水位监测结果,2016年12月,衡水市深层地下水平均埋深66.7米,比2015年12月回升3.11米;漏斗中心区的景县留智庙镇八里庄一带深层地下水埋深最大为98.46米,比2014年最大埋深120米回升21.54米。

  水利基础设施建设得到恢复和加强,引蓄水能力大幅度提升。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试点建设的水利工程,成为衡水市的宝贵家底。它们像忠诚的卫士,守护着衡水水资源的平衡。

  “衡”字可以组成多个词汇,但是组成“平衡”“均衡”,做到“采补平衡”“均衡发展”,是衡水在我国水资源分布不均、时空失衡的状况下,一种值得借鉴的有益探索。

  杨士坤表示,将进一步完善监管系统,提升地表水灌区标准,提高灌溉水保证率,扩大高效节水灌溉面积,实现地下水采补基本平衡和水环境持续改善。

  来源:中国水利报 2017年7月12日

赵学儒 高振龙 贾鹏飞
责任编辑:段玲玲


  相关新闻:
国家地下水监测工程内蒙古巴彦淖尔标段钻井工程提前完工
广西启动国家级地下水监测工程
河北:探索地下水压采之路
水利部国土资源部在北京联合召开《国家地下水监测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专家评审会
《全国地下水污染防治规划(2011—2020年)》新闻发布会在京召开
2010年地下水保护行动项目启动
西安扩大回灌点 还水于地下
第三届地下水科学与工程学术研讨会举行




  
最新更新


 
图片报道

首页大图.jpg
特大洪峰过境洞庭湖.jpg
发现管涌,运送沙袋处置.jpg
东深供水工程入港前的最后一.jpg

主办:中国水利报社 设计制作/维护管理:北京激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投稿信箱:abc@chinawater.com.cn 编辑部电话:010-63205285,18511059159 业务联系:010-63205284

京ICP备11042313号